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

风帕克风机;透浦式鼓风机;台湾中压风机;环保处理;粉尘处理机...
93

VIP会员

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

张云蕾 (先生)

经营模式: 生产型

主营业务: 风帕克风机;透浦式鼓

所在地区: 上海市-松江区-九亭镇

已认证:    

收藏店铺
网站公告
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(上海利楷机电设备有限公司)专业从事高科技的各种工业鼓风机与减速机的销售。近年来肩负着顾客们对产品质量与价格的追求,实现效率的最大化和提供广泛的技术资源等方面做着不懈的努力。 公司奉行品质第一、顾客满意的经营理念,不断吸纳专业人才,使得公司始终拥有一批掌握业界高端技术的科技人才。公司以积极务实的作风,借鉴各种先进的管理经验,不断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实现自我完善,建立起良好的企业文化。目前产品有两大系列,风帕克风机系列有2HB高压鼓风机系列,4HB高压鼓风机系列,CX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H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FAB/FABR 斜齿系列、FAD/FADR中空斜齿系列、FABZ 直齿系列、FPG/FPGA 直齿系列等。客户的服务和技术选型,同时在上海有大量的库存备货来满足市场的需求, 配备选型工程师数名,欢迎来电大陆电话021-37773621
产品分类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张云蕾
  • 电话:86-021-37773621
  • 邮件:2881342753@qq.com
  • 手机:15900427838
  • 传真:021-57648206
友情链接
正文
后记(完结章)
发布时间:2021-09-14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他们都已年过四十,他们身材略微有些佝偻,他们鬓角已有丝丝发白,他们都已儿女成群,他们都已经老了!

  “他们玩的那是啥玩应??”我穿着大背心,裤衩子,戴着一顶草帽,脖子上围着手巾,站在沙滩烧烤架子前,汗流浃背的一边烤着烧烤,一边叼着烟,指着远处浅滩里一男一女,脚上绑着类似火箭的东西,从海水里一跃三四米的高度,惊愕的冲着已经跟我差不多高的凡凡问道。

  “.......能不能行了?孟哥,敢不敢在我面前装的博学点?”凡凡喝着西瓜汁,斜眼冲我撇嘴说道。

  “我一会还得写个报表呢!哪像他那么闲.......!”凡凡挺“成熟”的说了一句,16.7岁的孩子,像个小大人似的说道。www.4040678.com

  “.......不喜欢,腿太细,我喜欢丰满一点的!”凡凡很干脆的摇了摇头。

  “你俩聊什么呢?”洪馨穿着泳衣,头发湿漉漉的走了过来。十多年过去,除了几条无法避免的皱纹以外,她并没有显老,还是那么美丽动人。我问过她你咋不老呢?她说你进去的这十五年,我是最省心的,怎么会老呢?我无言以对。

  “扯蛋呢!”我斜眼看了她一眼,踹了一脚凡凡说道:“去,那些烤好了,你拿过去!”

  “咳咳!”我咳嗽了两声,再次斜眼打量了一下馨馨,拿话“点”了她一句:“穿的有点凉快哈!”

  “很露么?我咋没这个感觉呢?”洪馨带着太阳镜,端着西瓜汁嘬了一口,低头扫了一眼自己,很不矜持的问道。

  “来,让我听听你这小心眼,到底有多小!”洪馨抿嘴笑了笑,伸出手臂抱住我的腰,将头埋在我的胸口。我笑呵呵的搂着她,一边烤着烧烤,一边看着远处蔚蓝的海滩,突然心生感慨。

  “最近忙啥呢?”大康带着墨镜,领着老婆,孩子,扭头冲着晨晨和王木木问道。

  “我纵观西北,似有妖气弥漫,下半年,我准备约两个姑子(尼姑)一起过去看看。如果谈判解决不了,我去紫真观,请我师父出山!”王木木左手一直玩弄一个佛珠,说话神神叨叨的。以前的他是精神病早期,而现在已经病入膏肓,地球的大夫显然已经整不了他了。

  “.......那你干啥呢?”大康完全跟王木木搭不上话,两路人如何交谈?

  “大师,你不都看破红尘了么??操,咋还一身铜臭味呢??”大康崩溃的冲王木木问道。

  “你懂个屁,这年头,没俩B钱,你怎么看破红尘??姑子搭理你么?”王木木调侃中的话往往透着无限真理,他就是一个哲学家,必须哲学家。

  一个身材依旧苗条的中年男子,从水里窜了出来,龇牙冲着王木木说道:“你永远都那么迷人,你造吗?我就喜欢你什么都不懂,但又装作很懂的样子!”

  鸡妈妈,我媳妇在哪儿呢,你能说话拐点弯么?”王木木谁都能整了,唯独对他20来年热情不减的鸡肠子,他整不了。

  “旭子,出来干点啥啊?”五十多岁的麻脸,除了脸上密密麻麻的疙瘩上长了不少皱纹以外,看着一点没老。

  “你可拉倒吧,混是混不动了!!钱咱花到重孙子辈,都花不完,老实养老挺好!”李猛随口回了一句。

  “那总得干点啥吧?呆着有点难受!”高东已经胖的快要二百斤了,这时候你别说让他拿个炮狙了,就拿着奶瓶子都直晃悠。

  “不行,整个投资公司吧,旭子当老总,我们钱都扔你那儿!咋样?”老三提出了建议。

  “行,你们干吧!我给你们托底!国内不好运作,我从非洲套个壳!你们运作就行!”一直逗小儿子玩的磊磊,躺在藤椅上插了一句。

  “操,你不说话,我还想不起来,你这儿子咋叫“叶宇”呢?张萌背着你搞破鞋了?呵呵”李猛嘴损的问道。

  “别扯,叶哥一直没儿子,人老了,事儿就多,非得让小宇给他当儿子!!我他妈有啥招?”磊磊怨愤的说道。

  “彤姐.......我已经第一万次向你表白了!你能接受我么?”王小仙半跪在地上,手里捧着一朵脏兮兮的牛喇叭花,随他爹的三角眼无比火辣,看着躺在藤椅上,穿着泳衣,长腿雪白,正在翻着书看的杨彤彤,淌着哈喇子问道。

  “为个啥嘛??”这是近两年来,王小仙第一万次表白,也是第一万次被拒绝,他那15岁就已经稀碎的小心脏,早都无法粘合在了一起。

  “你宁可喜欢个胳肢窝有狐臭的非洲人,都不喜欢玉树凌风的我??”王小仙很悲愤,有点想死。

  “我没说我喜欢他!我俩根本不可能,你能别墨迹了么?”说完,彤彤落荒而逃。

  王小仙淡定的拍了拍身上的沙子,抬头看着远处的海天一线,筹措良久,吟了一首诗:“我心如火,却被寒冰包裹,愁思念几许,叹落花无情,愁愁愁!!叹叹叹!!”

  “操,那还叫个事儿,它不化,你砸碎他就完了呗!这事儿愁个蛋!走吃饭去!”王木木撇嘴说了一句,拽着小仙就走。

  一桌子人落座,我和洪馨推出已经神智不太清晰的黑哥,坐在了正当中,没人能想到,这一桌子人竟然有一天,能坐在一起吃饭。

  所有人都很兴奋,15年来,我们第一次人聚的这么齐,除了韦爵爷没来,几乎都到齐了。

  《我们都是坏孩子》情节跌宕起伏、扣人心弦,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都市小说,笔趣阁转载收集仗剑问仙最新章节。

 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,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