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

风帕克风机;透浦式鼓风机;台湾中压风机;环保处理;粉尘处理机...
93

VIP会员

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

张云蕾 (先生)

经营模式: 生产型

主营业务: 风帕克风机;透浦式鼓

所在地区: 上海市-松江区-九亭镇

已认证:    

收藏店铺
网站公告
风帕克风机有限公司(上海利楷机电设备有限公司)专业从事高科技的各种工业鼓风机与减速机的销售。近年来肩负着顾客们对产品质量与价格的追求,实现效率的最大化和提供广泛的技术资源等方面做着不懈的努力。 公司奉行品质第一、顾客满意的经营理念,不断吸纳专业人才,使得公司始终拥有一批掌握业界高端技术的科技人才。公司以积极务实的作风,借鉴各种先进的管理经验,不断引进国外先进设备实现自我完善,建立起良好的企业文化。目前产品有两大系列,风帕克风机系列有2HB高压鼓风机系列,4HB高压鼓风机系列,CX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HTB透浦式鼓风机系列,FAB/FABR 斜齿系列、FAD/FADR中空斜齿系列、FABZ 直齿系列、FPG/FPGA 直齿系列等。客户的服务和技术选型,同时在上海有大量的库存备货来满足市场的需求, 配备选型工程师数名,欢迎来电大陆电话021-37773621
产品分类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张云蕾
  • 电话:86-021-37773621
  • 邮件:2881342753@qq.com
  • 手机:15900427838
  • 传真:021-57648206
友情链接
正文
科学家刘自鸿应该退场了
发布时间:2022-04-24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12月8日凌晨1点多,38岁的柔宇科技创始人刘自鸿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,感叹“人生至暗时刻”。

  这条朋友圈的背景是,国内柔性屏幕领域的明星创业公司、深圳“四小龙”之一的柔宇发不出工资了。

  由于长期亏损,柔宇的资金链一直十分紧张,此前已经削减了一些员工福利,以压缩开支。但从今年9月起,员工薪酬也遭遇缩水,当月仅发放40%;10月则是一分钱没发。

  另有柔宇员工在脉脉上发帖称,公司尚未发放去年的年终奖,甚至连报销款都拖欠了大半年。

  发生欠薪后,刘自鸿的微博账号并未谈及此事,但在10月20日转发了《商业周刊》中文版的一条视频专访。后者称赞刘是“改变世界的科学家、从零到一打破行业规则的企业家、勇闯柔性技术无人区的拓荒者”。

  而在公司内部,管理层宣称将在11月30日补发10月工资。但到了承诺的时间点,员工们仍然没有拿到薪水。

  同一天,刘自鸿召开员工大会,坦陈公司资金状况,并宣布新一轮融资有可能在12月或明年1月到账。但一些柔宇员工向媒体表示,“不再相信公司画饼”,若一直拖欠工资将进行维权。

  自从2020年5月融资3亿美元后,柔宇已经有一年半没有新的风投资金入账。在此期间,柔宇试图登陆A股科创板,但最终撤回申请。

  与此同时,柔宇的亏损仍在不断扩大。招股书显示,公司在2017年、2018年、2019年和2020年上半年分别亏损人民币3.6亿元、8.0亿元、10.7亿元和9.6亿元。

  截至2020年6月底,柔宇持有货币资金8.5亿元。按照当年上半年的经营活动现金流估算,这笔钱大约还能支持1年。这与柔宇发生欠薪的时间基本吻合。

  为解燃眉之急,刘自鸿和其他几位高管2019年下半年自掏腰包,借给公司216万元救急。但与每年数亿元的亏损相比,这笔钱只是杯水车薪。

  如今,大面积欠薪坐实了外界此前对于柔宇的种种质疑,包括烧钱严重、难以扭亏为盈等。而拥有一大串光环的创始人刘自鸿,正面临创业八年以来的最严峻挑战。

  刘自鸿从小就是“学霸”,在清华大学读完本科和硕士,又前往美国斯坦福大学深造,获得博士学位,毕业后曾在IBM公司工作过一段时间,2012年开始创业。

  一些媒体也对刘自鸿赞誉有加,例如福布斯在2015年把他评为“中美十大年度创新人物”之一,与特斯拉CEO马斯克比肩。

  然而,刘自鸿并没有展现出与马斯克同级别的能力,其思维方式和做事风格仍然过于理想主义,对公司财务和管理显然并不在行。

  如果是马斯克是能够在极端恶劣的境遇中成事的“混蛋”,那么刘自鸿似乎更适合做一个在顺境中前行的好人。柔宇的困境,再一次暴露出科学家办企业“九死一生”的难题。

  在清华读大三期间,刘自鸿利用课余时间研发了一种“人体生物传感芯片”,夺得全国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的特等奖。一个月后,某企业花费300万元买下了这项技术。

  这是2003年的300万元。彼时,北京东城和西城区的房价仅每平米1万元左右,这笔钱足以买下三套房。

  2006年,刘自鸿前往斯坦福大学读博士,开始研究柔性显示技术。这在当时是非常前沿的科研领域,想要做出成绩,必须要投入大笔资金。

  刘自鸿得到了导师西美绪的鼎力帮助。后者曾在德州仪器公司担任首席技术官,圈内人脉深厚,很快就为刘自鸿拉来10万美元的研究经费。

  在贵人扶持下,刘自鸿仅用三年就完成学业,成为斯坦福大学电子工程系历史上毕业最快的华人博士生。在IBM工作一段时间后,刘自鸿2012年5月离职创业,成立柔宇科技。

  2014年8月,柔宇做出厚度只有0.01毫米的彩色柔性屏样品。工程师们拍了一段视频,用手轻轻一挥,薄如蝉翼的柔性屏就被气流吹了起来。

  “传到网上后,当天就有一个非常大的企业的老板带人过来,出价3亿美元给我们。”刘自鸿回忆道。

  团队思量再三,没有答应这份报价。但崭露头角的柔宇已成为投资圈的竞逐对象,IDG、深创投、松禾资本等头部机构纷纷下场,累计注入约90亿元。

  在被资本追捧的高光时刻,柔宇一度在投资机构要求下上调融资额度。2020年中的F轮融资中,柔宇的估值已经高达60亿美元。

  钱来得太早、太多、太容易,很容易影响创业者对于资本市场的判断。另一方面,这也让刘自鸿对于赚“快钱”更加不屑一顾。

  “创业的初心是什么?是为了快速赚一笔钱去创业,还是真的想做成一件事情?对我们来说,这是很清晰的选择。”刘自鸿说。

  放弃短期利益、专注长期价值的做法并没有错。但做出这一选择的前提是,投资人能够源源不断地输血,陪伴公司熬过最艰难的爬坡阶段。尤其是在柔性面板这种资金密集型赛道,创业者必须衡量投资人是否愿意长期陪跑。

  在很长时间里,柔性屏的想象空间驱使着各路投资者不断下注,柔宇的资金十分充裕。但2020年中之后,柔宇在一级市场的价格已经非常昂贵,却暴露出越来越多的问题,导致其融资变得艰难。刘自鸿的光环渐渐褪去,直至今天危机的爆发。

  复盘刘自鸿的个人史,“不差钱”是一个显眼的关键词。如今柔宇因缺钱陷入窘境,或许与刘自鸿对金钱缺少足够的渴望和敬畏存在一定关联。

  比如技术路线的选择。目前,柔性屏行业的主流技术是LTPS(低温多晶硅),三星、京东方等国内外厂商均采用这一方案。柔宇采用较为冷门的IGZO技术路线,主打ULT-NSSP(超低温非硅制程集成)技术。

  刘自鸿在多个场合宣称,这套方案能够以更低的投入,实现更高的良率。但业内专家表示,IGZO方案的成本确实会低一些,但能耗高、稳定性差,并且拖累良率。

 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:三星等公司的柔性屏产品销量逐年增加,而柔宇却陷入了不小的麻烦。

  根据招股书,柔宇2019年的良率仅为36%,2020年提升至65%。作为对比,京东方2020年的良率为85%。这导致柔宇很难挤进一线手机厂商的采购清单。

  又比如,刘自鸿长期从事技术研究,缺少生产线管理经历。创始团队的大多数人也是类似背景。经验的匮乏,让柔宇长期面临产能闲置的难题。

  早在2018年6月,柔宇即已投产首条类六代全柔性显示屏生产线年上半年,由于销量不振、存货增加,柔宇的产能利用率仅为15.1%、31.2%和5.3%。虽然制造业提前布局冗余产能的做法较为常见,但如此高的闲置率显然并不合理。

  柔宇的业务分为B端和C端两块,分别销售柔性屏解决方案和柔性屏手机。在B端,柔宇与空客、LVMH、泸州老窖等知名公司进行合作,签订了一批谅解备忘录之类的协议,据称将把柔性屏运用在飞机机舱、奢侈手袋甚至酒瓶上。

  同时,一些合作方高管对刘自鸿赞赏有加。LVMH集团大中华区总裁吴越对媒体表示,刘自鸿并不是为了金钱在创业,更代表了一种情怀,“不是简简单单的中国情怀,而是世界情怀。”

  但合作协议和友情吹捧并没有为柔宇带来更多订单。空客等公司连前五大客户都算不上;撑起柔宇营收的,主要是一些不知名的深圳公司。

  在C端,柔宇2018年10月发布全球首款折叠屏手机,一时间名声大噪。但受制于品质、渠道、价格等因素,柔宇自主品牌手机的销量始终不算理想。

  假如自己卖不动,合理选择是与手机大厂合作,说服后者选用自己的产品。但遗憾的是,柔宇没能做到这一点,而刘自鸿对此亦有责任。

  柔宇发布折叠屏手机三个月后,小米公司总裁林斌宣布小米做出“全球第一台折叠屏手机”,雷军随后发文大谈小米的创新之路。

  此举令柔宇副总裁樊俊超大为不满,在朋友圈发长文回怼,指责小米撒谎、价值观有问题,舆论哗然。

  但刘自鸿不仅没有尝试平息事态,或者厘清双方争辩的问题,反而喊话“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虽远必诛”。

  这番言论彻底堵死了柔宇与小米合作的可能。截至目前,国内头部手机厂商华米ov均已发布折叠屏手机,但没有一家采用柔宇的方案。

  令人感叹的是,即便是发生欠薪、境遇不佳,刘自鸿仍然在朋友圈里说“不要指望雪中送炭”,表示要坚持到底,永不言弃。气魄固然雄壮,但不免少了几分创业者必须具备的能屈能伸。

  在公关宣传和媒体报道的推动下,公众视野中的刘自鸿是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其成功之路颇有都市传说的味道。

  比如,刘自鸿上大学时,春节放假回家看到电热毯不好用,老人容易感冒,就想到可以搞自动调温的小发明,旋即得到院士认可,厂商出大钱收购。

  又比如,刘自鸿去斯坦福大学做演讲,准备稿子时脸贴屏幕太近,结果就突然有了灵感,想到了VR(虚拟现实)技术,“兴奋地一夜未眠”。

  甚至连柔性屏技术,也要演绎成“一页纸写下商业计划、美国导师帮忙拉来10万美元”的经典桥段。

  这些细节过分详实、逻辑过分简单的动人叙事,反复出现在一篇篇文章中;再加上“高考状元”“清华”“斯坦福”“博士”“IBM”“海归高知”这些构建了一代人成功愿景的关键词,刘自鸿从创业那天起就受到许多人的关注,收获大批荣誉头衔。

  与此同时,从刘自鸿和柔宇的经营动作中,也可以发现这种“一个好点子换来一个好生意”的思维痕迹。

  创业八年间,柔宇除了柔性技术外,还在不同阶段追逐过VR、蓝牙耳机之类的风口,但大都浅尝辄止,没能做出太多声响。

  在柔性屏上,他们花费了大量精力进行宣传推广,比如在深圳机场摆设挂满柔性屏的“柔树”,并一度将产品植入了央视及其他多台春晚。但最关键的产品销售却不尽如人意,最终因资金紧张遭遇困局。

  不过,柔宇并不一定就此一蹶不振。毕竟,柔性屏是一个处于上升期的赛道,而柔宇盘子较小、包袱不重,仍有很大的翻身可能。

  在困难时刻,刘自鸿的最佳选择或许并非“永不言弃”,不妨果断后退一步,请来职业经理人和具备工业生产经验的专业人士,帮忙重新梳理业务;刘自鸿手握逾70%投票权,大可不必担心外人鸠占鹊巢。

  走出象牙塔的“学霸”并不一定是好的CEO,也并不一定需要担负起管理公司的职责。退居幕后、专注研发,同时稳定军心、凝聚团队,或许是更适合刘自鸿的角色。

  3、投资家网,《清华学霸创业4年估值200亿,徐小平:我最大的败笔就是错过了他》

  12月8日凌晨1点多,38岁的柔宇科技创始人刘自鸿发了一条微信朋友圈,感叹“人生至暗时刻”。这条朋友圈...

  撰文 《财经天下》周刊作者程辰王达叶编辑 冒诗阳发酵一个多月后,欧拉好猫芯片货不对板事件,终于等...

  燃次元(ID:chaintruth)原创燃财经出品作者文一原以为只需要花钱,便可以提升学历,却未曾想到落入骗...

  互联网时代,人人都是云青年,我们带你去突击。提到黄牛,不少人的第一反应都是不屑与憎恶,但当人们自...

  编者按:不少网友发现,最近在刷何同学视频的时候,评论区里常常有人提到大猛子这个名字。这位大猛子究...

  轮值主编智勇责编金木研润锦值班编辑金木研第6057篇深度好文:6500字15分钟阅读商业思维笔记君说:...

  文张婧怡编辑苏建勋“元宇宙”的提出者扎克伯格应该没有想到,虽然概念还没完全落地,但已经有人靠贩...

  为了应对新冠病毒奥密克戎(Omicron)变异株的冲击,国内的科研机构和相关企业正紧急开展工作。科兴控股...

  中新网北京12月11日电(记者宋宇晟)“为什么我创造的知识成果得不到尊重?”因100多篇论文被知网擅自收录...